最新消息 醫學美容 服務項目 診所環境 聯絡我們
 

首頁> 最新消息

法國男人竟然有假發情懷 2017/12/7

文章来源:http://finance.sina.com.cn/money/lczx/20120223/091111436589.shtml

大渝時尚:假發從古埃及就有,但是把它抬上歷史舞臺的卻是皇權。在古希臘和古羅馬,頭發是身份的象征,當權者會滿頭發辮。羅馬人甚至曾經打算讓議會通過“禿子法令”來禁止禿頂男子競選議員,禿頂的奴隸也只能賣到半價。從雜役到王室法國男人的假發情懷  假發在古埃及就有,但是把它抬上歷史舞臺的卻是皇權。在古希臘和古羅馬,頭發是身份的象征,當權者會滿頭發辮。羅馬人甚至曾經打算讓議會通過“禿子法令”來禁止禿頂男子競選議員,禿頂的奴隸也只能賣到半價。  到了中世紀,國王留長發,而將剃頭成了對付仇人或是罪犯的方式。顯然,法國人并沒丟棄這種傳統,啟蒙運動思想家狄德羅在他編纂的《百科全書》中寫道:“長發在古代高盧是榮耀和自由的象征,王朝時期它是皇家血統的象征,其他人根據等級次序依次剪短。”頭發濃密被視為是雄性的象征  法王路易十三或許是聽說了這一點,所以在年輕時就故意留長頭發。可是年紀大了他開始禿頂,就不得不以假發掩蓋,但另一種更生活化的說法是,據說在當時的法國,頭發濃密被視為是雄性的象征。堂堂的波旁王朝國王當然不想自己被人嘲笑,所以戴上了假發,而且長及臀部,似乎是在顯示:看我頭發的長度就知道我是多么男人。此后,朝臣競相效仿,并隨后由法庭擴散到了官商紳士。  如果法王戴假發是為了虛榮,路易十三和路易十四時期的法國法官們佩戴假發則多半是源于對宮廷風氣的追隨,象征著生殺予奪大權的法官們,把法律的那種莊嚴和權力氣味都統統傳給了假發。于是,在17、18世紀的歐洲,假發變成了貴族氣派和特權階層的象征。假發成了全法國的時尚,歐洲各國法官也戴起了假發  太陽王(路易十四)當國的1655年,他一次就雇傭了48個假發師傅為他制造假發,這位熱愛舞蹈的國王讓假發在貴族典范之外又具有了更多的藝術氣質。第二年,法國成立了假發制造行會。假發從此成了全法國的時尚,而且歐洲各國的法官也都戴起了假發。  米拉波侯爵卻對假發的流行并不看好,“巴黎現在滿大街都是爵爺了。星期天,一個穿著黑色絲綢服裝、戴著精致假發的男子來看我,搞得我低三下四地贊揚他,結果他說,他是我家鐵匠還是馬鞍匠的兒子!難道假發是用來隨便戴著在街上跳舞的嗎?”假發在低等級人群中的流行,讓貴族身份都難辨真假了,侯爵是不是覺得自己也貶值了?只需要一個小小的假發就可以讓自己的階級地位看似提升,虛榮心滿足,何樂而不為呢?假發師傅的數量猛增  法國有位寫科幻小說和戲劇見長的作家梅西耶,頗具諷刺地羅列出了最愛戴假發的幾種人:巴黎郊區的校長們、唱詩班指揮、法庭上跑腿的、仆人、廚子、廚房打雜的,沒一個是能跟皇室貴族沾邊的,都是虛榮心在作祟。這到底是毒舌作家的插科打諢,還是假發泛濫時期巴黎真的虛榮泛濫呢?假發師傅的數量可以證明。  在巴黎,1673年只有200名假發師傅,可到了1771年就猛增到945個,即使是小城魯昂的假發師傅在1680年到1781年的百年間也從20個達到了83個,假發學徒就更無法計數了。小城魯昂一位叫勒泰利的假發師傅鋪子一年能做超過100頂假發,所以全城83個師傅一年可以做8300頂假發,想象一下全法國一年能做多少假發?所以,18世紀的法國,假發成了一樁大買賣,它也不再是什麼奢侈的物件了。

關鍵字標籤:假髮費用